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阿貓 | 29th Jan 2011 | 港聞港事 | (2310 Reads)

有朋友電郵一篇署名Yip Po Lam 寫於 2011125日回應明報同日社評〈菜園村很特殊,但不應享有特權〉的文章給阿貓,查詢對該文的意見。阿貓並不認識Yip Po Lam,既然Yip君提到原居民的丁屋與路權問題,想以過來人(因建元朗接連周邊各區道路被政府收地)經驗,說明情況。

YIP君文章《道理不是有說話權的人說了就算的!-我對明報125日社評的幾點回應》篇幅不少,首兩段是指責『明報』報導取向,與本文無關,不作轉貼。同樣與原居民無關的內容,阿貓亦無意見,尊重他人言論自由。

一、菜園村可以復耕搬村,是很「特殊」?

明報指「村民獲特殊對待,以非原居民鄉村身分,獲政府協助以易地建村復耕方式搬村」,事實上漁農處下的農業遷置計劃(我們俗稱是復耕計劃)已有數十年歷 史,原意是讓農民可以在農地上建臨時屋(原居民可以建700呎三層高,臨時屋只可以建400呎兩層高),只是特區政府一直賤視本地農業,沒有讓公眾和農民 認識這個原意良好的政策,因此政府讓菜園村民申請復耕,並非專為菜園村民度身安排,只而是一直以來政府都有的政策。相較原居民若遇拆遷卻可獲政府安排搬村,讓原居民選擇在那塊官地,政府又負擔建造及工程費,這才算是特權吧。

「易地建村」也是村民一手承擔買地、規劃、建築的工夫,因此不論「易地建村」和「復耕」,政府都沒有如明報所言有「協助」的角色,更難言「獲特殊對待」。(於我而言,運動未能令非原居民和原居民得以平權是遺憾的,兩者平等權利都沒有,明報竟不理事實就菜園村民享有特權?!道理站在那一邊?)

同意「復耕」不是新鮮事,70年代阿貓所屬圍村周邊有非原居民農地租戶受收地影響,農民可以自行另覓農地復耕,原地主會幫忙作中間人覓地。農地上建臨時屋(原居民可以建700呎三層高,臨時屋只可以建400呎兩層高)論據略有誤點,農地臨時屋從來沒有原居民與非原居民之分,規範一律。

原居民的700呎三層高房子是「丁屋」,不是「臨時屋」,是政府收地時拆卸地段內原居民擁有「房契」的私有房產作出的賠償。「丁屋」的建造費不會由政府支付,政府只會劃定某地為「丁地」,作為賠償收地的地價,地段原居民房產會按既定條例以現金賠償,並羅列法定「丁屋」建築圖則,由受影響原居民自行建屋。

阿貓兄長也擁有「丁屋」,建築費全自付,不但用清賠償金,還要自掏腰包補不足,不是Yip君文中所言,政府會包底。此點,相信熟悉新界事務的人士理應清楚,完全有例可依,不再累贅介紹

原居民與非原居待遇差異之矛盾,源遠流長,作為「外嫁女」不便多表意見。不過,事實是就算是非原居民只要擁有「地權」與「房契」,賠償金額準則與原居民沒有兩樣,只是很多時候原居民不要現金,要求以「丁地」換「地權」,才衍生「丁屋」的出現。正如政府要列「何東花園」為古蹟,何東後人不是原居民,政府同樣要以錢或其他地皮交換,道理相同。

『菜園村』是一個整體概念,包括「原居民農地」、「非原居民農地」、「原居民房屋」、「寮屋居民」、「村屋與寮屋租客」與「租地農民」等,跟過往收地情況沒有太大差別,唯一不同是『港深高鐵』實在惹火,政府才會把幾十年演變過來的『新界收地政策』改為『特事特辦』。

三、菜園村要求政府介入新村路權爭議,是「不合理」?

在新村路權的爭議上,明報說看不到政府可以什麼角色介入。鄭汝樺在101124日的立法會會議上說會「聯同鄉議局就土地和路權等問題與其他村民磋商、 協調」,但事實上政府卻常常強調路權是私人土地交易,拒絕任何介入。

常識告訴我們住房或土地交易是關乎買家和賣家,但菜園村民從來沒見過路權地主,前幾個月更突然出現能夠在背後控制地主的不明勢力開天殺價,又要求割地,又要求付款。同一條路,其他居民入住時只需要付10000元,另加每月400元的路權費,菜園村民為何要面對「特殊」待遇,比同一條路的居民多付十倍路權 費?既然明報說「市價」是一個客觀參考標準,其實也可以了解一下「市價」是什麼,才應判斷菜園村民是否合理。

「路權費」同樣不是新事物,尤其近年新界不斷發展,那個新界新屋苑沒有付過「路權費」,有些大型屋苑甚至買斷「路權」,或預留土地自建「私家路」。公眾不妨下次到訪新界時,留意該區的地產代理廣告,「有私家路直達屋苑門口」是重要賣點之一。

「路權費」屬於私人買賣,「私家路」持有人擁有絕對權力,合理與否,見仁見智。不知道『菜園村關注組』有何理據要求政府干與?Yip君文內聲稱鄭汝樺承諾協助「磋商、協調」,政府只是「魯仲連」角色,成事與否還要看天時、地理與人和。嫌貴!?只能拉倒!假如要求政府買斷「路權」,讓「菜園新村」有路可行,便要問過全港納稅人同意與否?不是Yip君能作主。

整個過程,菜園村民只能透過劉皇發當「消息人士」獲知開價,想找出對口單位都難,我想只有在新界,才會有這麼謊謬的事情發生。不要說政府怎樣積極介入,就 連安排買賣雙方坐在談判桌上的角色,政府都沒有做好。

政府一宜將路權問題卸膊予鄉議局主席劉皇發,路權原是私人交易,明報說外人不應置喙,可是若公眾知道路權地主是發叔親戚,而發叔又是中間人,事情會是這麼簡單嗎?就算我們相信發叔已盡力協調,但路主及背景不明勢力開天索價,至今仍未解決問題卻是不爭事實。

菜園村民已表明解決路權問題後就會搬離,不會阻礙高鐵工程。要求政府介入,很不合理嗎?

開玩笑,「路權」持有人不露面,犯法嗎?賣家不是政府,不用咨詢買家意見,開列條件,願者付鈔則可,人家不是『菜園村』粉絲,要索取高女士簽名與合照。部分港人實在怪雞,甚麼也要「透明度」,買賣「路權」不是「相親」,非雙方要見面不可。

賣家是「發叔親戚」又如何?買不買,權在『菜園村關注組』,要政府介入,合理與否,由全港市民決定,同樣不是Yip君說了算,對嗎?

下篇是今天(13/02/2011)寫的延讀文章:

也談原居民特權與丁屋及村屋之別